阿灵顿日记

记录个人视角下特殊时期的所见所闻。

3月23日
今天看到一则朋友圈,鼓励大家做记录,深以为然。于是决定在这一特殊时期,留下记录。

3月24日
今天依然休假,一日在家。晚上开车,时值晚上九点,高速几乎无人。

今天看到harvard校长夫妇都确诊。另看到一则twitter 对话,a说we should call it china virus since it comes from china. b说u comes from your mother’s virgina but we still call u name. 非常有表现力。

另外昨天和今天中午互联网传找到武汉0号病人,是去年来武汉参加某活动的美国军人,不过根据linkedin上并无此人信息,英文互联网也没有消息,并不可靠。

记录下不断产生的谣言,也可以帮助分辨信息不断发展的脉络。

3月25日
今天路上车依然很少。dc正式下达了非必要产业关停的通知。

3月29日
转眼就周日了,周四是忘了写记录,周五周六则是在赶一个covid的short report,顾不上写。从某种角度来说,周五周六的行为,也是另一个记录的维度。

这几天一个值得一写的是纽约州长的事,他靠在电视上和弟弟对嘴出名,然后做很多宣传,现在被认为是民主党下一届有力的竞选者。不久被媒体爆出,他之前对纽约疫情管控不力,造成现在的局面,却靠作秀打造自己积极管控的形象。

3月30日
今天起va和md也正式下达了关停通知,也看到了一则针对华人的新闻。

这几天的一个变化是中国计划停止接收留学生回国,当然现在在美国也很难买到票,豆的朋友,本来身份到期四月回国,不料现在航班取消,不知道下一步如何。

现在坐飞机回国,也有自己的风险。在航班内部密闭空间带来的风险,以及非直飞情况下转机顺利与否的风险(比如有留学生在转机机场得知第二班航班取消,现在被困)。

美国发布了一人领1200刀的刺激计划,据说是纳税的外国居民也可以。

3月31日
下午去wegmans,门口已经在排队限行了。

4月1日
前几天国内宣布限制留学生回国,留学生家长中反弹非常强烈,现在政策有所缓和。

美国的确诊人数超过20万。

大家都留在家中工作,最近switch的新作动森销量大增,朋友圈里都是加好友的消息。

上周末去中超,发现念慈庵已经涨价到20刀,原价大约是不到5刀。人们对咳嗽的恐惧,可见一般。

4月2日
纽约的局势似乎更坏了些,疫情群里传来纽约街头年轻人故意结伴骑车挑衅警察的视频,twitter上还有人宣称要在华埠开杀戒。

美国失业人数达到600万。确诊破24万。

川普承认不建议戴口罩是因为美国口罩严重短缺。加州正式推荐戴口罩。

看到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说covid使美国死亡人数大大低于往年同期,给出的可能理由是车祸,吸毒,酗酒或枪击等与社交外出相关的事故数量减少。

一直处在这个环境中,使人渐渐地麻木,不像最开始那样警惕,也不像最开始那样恐慌。这就是保持记录的另一个好处,keep alarm.

4月3日
现在为了做记录,遇到关于疫情值得注意的都会截图。

今天看到朋友圈有人发在ins刷到了莲花清瘟的英文广告。

crystal tower楼里戴口罩的人明显变多。

4月4日
刚刚填写完gwucsss的救灾物资表,是大使馆组织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

这两天的一个热点是,航向纽约的救灾航母疫情严重,舰长通过非加密渠道向社会求助,被革职。

多国因疫情从伊拉克撤军。

芝加哥医院不给护士提供口罩,同时以开除为威胁严禁照顾covid病人的护士戴口罩。

各个途径能看到美国人开始自制口罩。

4月5日
晚上开车,从va到dc的一段感觉特别明显,路上变得特别黑,不得不开远光灯才能看清。马里兰的大高速上,车也极少,直接开上80了也没有感觉。

今天看到的新闻,美国截获德国口罩,特朗普在记者会中说:”我们需要口罩,不希望别人得到,这不是强盗行为。“

说到特朗普,想到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段话,这段话本身没什么意义,但逻辑很有趣。”如果一个人身后有很大的成就、很高的学历、很大的财富背书,依然表现出难以掩饰的愚蠢,那说明他的愚蠢到了无法掩盖的地步。“ 但是同样的论据,”如果一个人。。。难以掩饰的愚蠢“,也可以用来论证另一个结论,就是”只能说我们无法理解杰出的人“。

4月6日
早上路上的车明显变多,可能是之前两周的禁令到期了。

看新闻说之前确诊的英国首相“move to intensive care”就是进了icu。想想他倡导的群体免疫。

之前确诊的哈佛校长夫妇在家隔离自愈了。

4月7日
日本也宣布紧急状态了。在这个状态下呆的久了,人都有些麻木。

今天下午去了ranch 99,里面所有人都带了口罩,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而且大部分人都有手套。

回家小区里有一群人一起遛狗,我停车下来没带口罩,眼看要撞上,赶快转头避开。

4月8日
方方的武汉日记英文版在亚马逊上架了,被北美留学生快报一顿喷,快报的一个基本点就是,方方大量使用“听说”作为消息来源,又说方方隔离在家,不可能有信源。可是日记不就是这样吗?出版的历史人物的日记,也没有办法保证真实性,但是大家互相作证,就好过没有一个人说话。

记录一则笑话,病房里有三个确诊的在聊天,一个说:我相信boris的群体免疫说所以进来了,第二个说:我反对群体免疫,在街上游行被感染进来了,第三个说:我就是boris。

4月9日
今天没有大事件,方方被进一步揪住,包括她的六套别墅,利用职权送亲戚在封城期间去新加坡。我觉得这不是讨论问题的逻辑,如果要论证方方说的不对,就应该一一证明,留学生快报前半段的数据统计就比较好,包括那个“听说”的统计,都很有力。但是讨论动机,讨论她是不是受贿,这就是对人不对事,不是在讨论问题。当然方方她到底有没有收钱等等,她所做对不对,不在我的讨论里,我只想说讨论问题这件事本身。

我们的讨论空间本来就很小,如果大家都在讨论问题的时候讨论这些,那就像降维打击,大家早晚都没话可以说。毕竟真的要扒皮,谁能顶得住呢?耶稣说,你们当中谁没有罪的,就可以拿石头砸他。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