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据与嬗变 | 《三生石上旧精魂》

最近读的几本都是需要细读的硬书,趁着过节,给自己放个假,读一本小书——所谓小书当然是指我读此书的方法小,走马观花,不求甚解;此书考据充分,文笔雅趣,非小字可以概括。

此书的主要内容是对一些来自南亚次大陆和外来佛教的传说故事本土化进程的考据,比如讲落魄读书人的白日梦(黄粱一梦,南柯一梦)的源流和嬗变,又如讲八仙的竞争上岗,一个八人偶像团体的名单如何不断改变又最终得以定型;第二类是视角更广阔的变迁观察,比如轮回这一概念是如何从南亚传播至中土,又如何引入本土传说使其在中原更有说服力;最后一类是物件考证,谈如意、浮尘等在宗教中具有特殊意义物件的传播与上位史。

此书中有几个我印象深刻的段落。其一是哼哈二将,盖其原型乃是一印度佛教中的山门大将,其口大张,做“吽”音,传至中土,因其重对称,乃引入另一对称的大将,使其发“阿”音,然百姓岂知之,日久天长,边本土化做更易理解的“哼哈”二声;其二是托塔天王李靖,其原型乃是佛教四天王中手持宝塔的多闻天王,天王手下有太子五个,传至中土,化作一方大将。

本书给我的感想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本土化的问题,对于宗教传播,泥古不化是全不可行的。印度佛教自初生就吸收了许多当地的南亚次大陆传统传说故事,传至汉地,更是结合本地实情,对许多重要概念作出修缮(如一世轮回变三世轮回,六道轮回);且要从别的宗教中吸收精华,比如中国本土宗教道教与佛教的许多相同处。此处的一个启示是做事须有变革和适应两途;另一启示是关于机器学习的,我们现在追求的模型都是要全局最优,有没有可能,我们针对一特定目的,只做在该区域得到local 最优的模型呢?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再一点感想,说出来必然贻笑大方,不过如能抛砖引玉,也不失为有意义。我个人读此书自然是很有快感的,即《迷迭赋》中所谓“发微”,阐发微妙之处,比如作者从龙女故事讲起,对比晚期故事中的书生和早期故事中的商人形象,追索到商人群体与早期佛教的关系,及其对立面,精微准确,令人击节;又如我在知乎上搜索“考据的意义”所读到,这类做得好的考据如同推理小说一般给人智力上的快感,诚哉斯言!我亦能理解掌握历史真相是许多历史和人文研究的源头,然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过于重视考据,而轻科技文明的发展,此亦憾矣。

此书还有一益,在于帮我厘清许多近似unconsiously的传统观念——这也是我读本书最初的期望,比如入轮回,比如禁欲等等;如《金枝》所言,你若理解了一种文化中的禁忌,便可以反向观察来理解整个文化,本书便有这样的作用。许多我以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实真相,读完发现不过是源自南亚传说故事的变体罢了。最后引梁文道的一句话结束本文:“有些书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法, 有些书改变你看待世界方法的方法。”本书就属于后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