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在海岛吹风才是正经事:嵊泗游记

2019.06.06 62 Views 62 游记

从沈家湾上船,经过两个小时的风浪颠簸,等站在码头上,也头晕得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水里还是岸上的时候,我就到泗礁岛了。

在民宿吃了一顿本岛海鲜,我们就出来探索新地图。

时值下午,气温炎热,路上少有行人,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活物,就是一只恶犬。

Image

这只狗大概是柯基和土狗的串儿,腿其短无比。远远看去,像个小毛毛虫在地上挪动。

酷热的阳光配上这些小短腿,让我好奇他的肚皮现在是几分熟。


在狗地陪(骂谁呢)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海边。

与想象中碧海银沙的景象不同,这里的沙滩更像是泥滩。由于没有沙子可玩,我只能故作深沉地眺望远处。(没有图,我知道你们也不想看-_,-)

与此同时,我妹正在不远处的礁石堆里辛苦寻找寄居蟹。

Image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寄居蟹杀手)

最后,让我们用一张帅哥跳海图来结束第一天的旅行。

Image

(有跳有海,货真价实)


第二天,本着做模范游客的心,我们研究了一下附近的两个景点,一个叫六井潭,一个叫。。仙人跳?啊原来叫仙人套。

Image

纯情少男我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去仙人跳六井潭。

按理说六井潭应该有六个潭或者六个井,不过我是都没找到。体验下来就是普普通通的海景栈道游。

但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到你。。这只羊。没错,我们在海边的礁石上发现了一群享受日光浴的羊。

Image

一通上山下山之后,就在我们以为可以平淡是真地结束六井潭的游览时,我们发现了这个指示牌。

这个标着景区出口的牌子直挺挺地指着不远处的海面,大概意思是说从这里跳下去才是正经出口。不禁让我感叹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仙人跳景区。

Image


第三天中午,我们坐上渡轮,来到号称东方Santorini的花鸟岛。

到了花鸟岛,画风迥然一变。盖此岛离大陆更远,水清人静,开发得当,与泗礁相比,更静美一些。

Image

岛上交通工具稀少,但依然难不住机智的我。

Image


我们落脚的民宿依山傍水,风景极佳,更有一片露台,供游人拍照嬉戏。

露台上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看似秋千实则是跳水台的装置。

由于面朝大海,且没有围栏,只要运动员们努力摇上两下,一定可以把自己摇到海里去。

Image

(硬核秋千,在线跳海)


时间在海岛上如同失去了意义,只是一瞬间,天色就暗下来了。

坐在高台上,眺望不远处的海港。海风吹来岛屿的辉光,夜色温柔。

Image


第四天是个大雾天。岛屿云雾弥漫,与响晴之景相比,是另一种感觉。

Image

乘观光车到海岛的另一端,便是建于1870年的“远东第一灯塔”——花鸟灯塔。

Image

因文物保护之故,灯塔并不开放展览。但驻足灯塔下,俯瞰海面,远处雾海归航,多赖于斯。


晚上民宿传来消息,今晚运气很好,有“荧光海”看。

我们匆忙赶到码头,海面还是一片漆黑。又等了一会,人潮的一角骚动起来,我们顺着所指,看到海面上升起了闪动的蓝色。

Image

(图中蓝色条带)

向导说夏天的荧光海更为盛大,整个海面染上一层蓝色的荧光,令人心驰神往。


除了沿途风景,旅行中遇到的人也都很有趣。在花鸟岛的一个民宿里,我遇到了三个打工的大四生。

由于年龄相仿(大四学生os:谁和你年龄相仿),我们很快就聊了起来。在岛上的工作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听得我这个作息不规律的人羡慕不已。

后来他们又透露,原来他们时值毕业,想出这个来打短工的主意,半玩半打工的来岛上生活一段时间。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半工半玩,不会像游客那样走马观花,更能体会本地人的生活模式。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尝试一下。


与其说是“游玩”,在嵊泗岛的旅行更像是一次“生活在别处”的体验。

这里并没有许多恢弘的景观,但岛屿和海浪里,却总是藏着动人的细节。

在嵊泗的日子眨眼就过去了,但它会成为一个隐秘的暗号。当我们沉浮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喧嚣的风穿过城市的街道,略过身边,你会知道,这是来自海岛的呼唤。


配乐为电影《海上钢琴师》的配乐《Playing Love》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