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city to city: 芝加哥游记

自去年美国疫情沦陷,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旅游了。这次趁着打完疫苗,约上朋友一道,计划来芝加哥玩。

出发之前,我们最早定了个城市南部的airbnb。一个芝加哥的朋友说,那个地方可不安全哟,去之前最好准备好救命钱、防狼喷雾,和安全套。由于我们实在想把安全套的钱省下来,最后我们取消了airbnb,在另一个芝加哥朋友的推荐下,选择了市中心的一个酒店。

抱着芝加哥是个遍地枪击的虎狼之地的想法,我们惴惴不安地踏上了去往芝加哥的飞机。


的士停在酒店大门,甫一下车,一股大麻味扑面而来。

我们的第一站是芝加哥的唐人街。芝城的唐人街是全美第二历史悠久的,街道并不宽阔,但遍布各种餐馆。我们选中一家叫做‘陕西小吃’的馆子,推门而入。菜单写满了陕西的特色面食,我选了一个肉夹馍,上来尝了一口,却发现这夹的猪肉口感发甜。我正欲询问店家,却发现这陕西馆子的主人,正飚出一口客家话。

闲逛到一家蛋糕店‘超群饼家’,进去一看,发现是这里开店最久的蛋糕店。墙上挂着店主的照片,不乏有和成龙、何鸿燊等名流的合照。同行的广东朋友带我们买了椰子糕,一吃果然美味。

不远处是一个铜牌,写着此处‘李朝领广场’的来由,盖为纪念李朝领先生四十年里为芝城华裔的贡献。老一代在美华人的筚路蓝缕,可见一斑。

兴许是周五下午的关系,唐人街上人并不多,走过‘Dr.Sun Yat-Sen Museum’、一家‘茶颜观色’和一家‘从学前班到八年级’都能教的辅导机构,我们便乘地铁离开了。

Image

(芝加哥唐人街前的九龙壁)


我们的第二站是著名的千禧公园,沿途经过芝加哥河,旁边一栋几十层高形同玉米的楼,颇为引人注意。

Image

时值傍晚,公园里友人如织;又恰逢毕业季,许多附近的学生身着华服,在此与云门合影。不过也许是疫情关系,云门被围了起来,只能从十几米外欣赏。

傍晚的天光从芝城狭窄的街道间流下,不禁洗掉了我心中对这座犯罪之城的不少畏惧。


第二天早晨,我们出发去 Willis Tower 的玻璃顶。本来以为就是坐电梯到顶拍照几分钟的事,没想到整栋楼设计精致,沿途布置了各种内容,非常有诚意。

一路上是许多芝城地表的微缩模型,比如厚底披萨,TheSecondCity 俱乐部,一番等待之后,我们在Skydeck上留下了我们的照片。

Image


在经历了三个人吃不完一盘小份的芝城特产厚底披萨之后,我们感慨一声真是厚道芝城人,拍拍肚子前往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芝城艺术馆声名远播,馆藏杰作无数,令人沉醉。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巨幅的 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以及旁边的油画草稿,解说里提到,画家反复构思,光草稿就画了24幅之多,更不用提画家为了调试点彩效果,所做的无穷尝试了。对比油画草稿与点彩成品的区别,让人想到那句话:“天才失败的次数,超过庸人尝试的次数。”人当勉之。

Image

(油画草稿)


晚上我们约了芝加哥的朋友吃饭,吃完刚好芝加哥的夜间烟花重新开放,在朋友的提议下,我们便一路骑行,去到 Navy Pier。

一路风驰电掣,烟花却只看了几分钟,大家都不尽兴。朋友于是建议我们沿湖夜游,欣赏密西根湖的夜景。此时我们出发前对芝加哥的恐惧早已烟消云散,大家游行正浓,一直骑到离公园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来。

夜色温柔,芝加哥把这误会所有的解释,都消融在这晚风里。

Image


最后一天了, 我们在朋友的建议下,选择乘船游河。这个项目叫 chicago architecture boat tour,即船沿着芝加哥河航行,解说员会一一介绍两岸的高楼。因为芝加哥大火之后,专门邀请许多建筑师重铸城市的天际线,才有了芝城如今世界闻名的栉比群楼。听到这些,我觉得这是有趣的象征,即不破不立,有些问题中也可能蕴藏着新的机会。

不过随后解说员话锋一转,告诉我们,那场大火虽然凶狠,但是芝城的命脉之地,比如交易所等机构,却逃过一劫,才使政府在重建中不至于捉襟见肘。这又使人不免感叹人力的渺小,时来天地同用力。于是人类的伟力和脆弱,都在这个隐喻中了。

Image


上岸坐在河边,点一杯啤酒,看着往来运动的人群,享受阳光的宠物,以及和我们一样小酌一杯的游人们。

此时此刻,出发前那座令人畏惧的芝加哥已经彻底变成了另一座城市,这里风景优美,生活舒适,物价低廉(在大城市中),令人不舍离去。

于是只能在河水声中再饮一杯酒,酒醒了,我们就回到 DC 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