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英雄谁敌手:读《三国志》

2019.07.15 42 Views 42 读后感

这本《三国志》在手上放了好几年,因为最近重听了《易中天品三国》,重新激起了兴趣。

《三国志》通过为乱世人物立传,记叙东汉末年至西晋初年间的历史。我手中这是个节本,共选了传记二十三篇。

由于三国故事家喻户晓,无需赘述,我会把重点放在品读人物和历史上。


英雄风流

曹操

曹操具有非常复杂多样的性格,总的来说,曹操是一个非常有能力也有魅力的领导人,我主要讨论引起我注意的几点他独有的特质。乱世群雄的性格中有许多共同点,这我会在单独讨论之后一起说。

曹操具有强烈的乐观精神。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曹操攻打马超,差点被马超放箭射死,事后曹操只是哈哈一笑,说:“差点被马超这小子射死了。”又有他兵败逃窜,还在路上点评说如果对手应该如何如何追击他,等等。这种事反正我是做不出来,实在是霸王气象。

曹操重实利轻虚名。比如他在《述志令》中说自己可以把这些名头称号都还回去,但土地不行;袁绍嫌弃官职在曹操之下不肯受封,曹操便把自己的职位让给他。这种重实轻虚表现的正是他务实的作风,与他理想主义的伟大目标相结合,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曹操唯才是举。任用人才,每个人都知道。曹操过人之处在于这个“唯”字。所谓唯,是说他重才不重德,他任用有道德瑕疵的人才,不以为意。比如曹操依仗的郭嘉,就是个大酒鬼。但曹操也不是无原则地迁就人才,他有自己的底线,对于能猜透自己心思且不收敛的人,他总是痛下杀手。“鸡肋”杨修便是最好的例子。

袁绍

袁绍是非常值得讨论的反面教材。他出身名门,政治资本雄厚,个人也富有魅力,广交豪杰,且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把握住讨伐董卓的机会;但最终在官渡之战中输给从小不如自己的发小曹操,郁郁而亡。

《三国志》对袁绍的评价是“外宽内忌,好谋无决”袁绍广交人才,但心眼缺很狭小,自己一意孤行打了败仗,反而把当初规劝他的谋士杀了;同时袁绍不能正确地做出决断,犹豫不定,非王者之相。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说袁绍废物。汉末风云际会,袁绍能号令群雄,作成讨董联军的主帅,自然不是凡人。但这样的主公别说打通关,连三国鼎立的故事线都没打开。所以说战争之残酷,真是难以想象。所谓书生清议冢中人,如此而已。

荀攸

荀攸可以说是曹魏的诸葛亮,他不但与诸葛亮的责任相近,同样为主公谋划三分天下,更具有相同的“兴复汉室”理想。只可惜诸葛亮能够求仁得仁,而荀攸因为曹操背叛了二人最初的政治理想,最终抑郁而死。

荀攸身上充分体现出三国时代的悲剧性。曹丞相势力坐大图谋改朝何错之有。荀公达试图恢复汉王朝荣耀何错之有。谁都没有错,却产生了矛盾,这就是悲剧所在。有趣的是,前面说荀攸是曹操的诸葛亮,而想兴复汉室的诸葛亮身上也能体现出这种悲剧性,不过诸葛亮幸运在死在刘备后面了,具有最终解释权。

夏侯惇

夏侯惇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最出名的两件事,一个是少年时就怒起杀了侮辱他老师的路人甲,二是生啖其目,感觉霸道地很。但仔细去读他的传,会发现他身上总有种淡淡的违和感。

比如当初吕布手下诈降,夏侯惇就被几个手下给劫持了。按照套路,此时该是夏侯惇要不开无双,要不开嘴遁,没想到就在自己的传记里,传主夏侯惇一声不吭,搞得“军中震恐”,倒是手下将领,临危不乱,斥责绑匪,说你们得罪了方丈还想走,受命讨贼难道能因为一个将军就放了你吗?(夏侯惇:???)最终嘴遁绑匪,夏侯惇脱险。

但陈寿写的太简略了,实在是不知道夏侯将军当时的心里活动,要不就是嘴被堵住了,不然实在是有点不够看。

刘备

刘备其实是三家中最不像领导的领导,他身上始终有一个游侠的灵魂。

所谓游侠,就是逆风的时候,会保命,有一个好,跑得比谁都快;顺风的时候就容易浪,比如给陆逊火烧连营做背景板。从他的整个发展史说,刘早期可谓屡败屡战,这就是游侠的逆风buff;到后期终于坐拥西南,游侠正面不行的缺点暴露出来了,操作的几场大战,没有一次顺利的,最后把自己郁闷死在白帝城。

游侠儿是性如烈火,睚眦必报的。刘备一收到关羽被暗算的消息,立刻出兵征吴。这就是游侠气上头了。我们分析一下,吴国杀了关羽,必然会做足准备,以逸待劳;这时刘备出兵,准备不足,又失了荆州,完全是一九开的局面。可大哥说话了,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硬着头皮上,打一波0换5,最后大哥生气强退,换大哥的儿子收拾残局。诸葛亮感慨道:要是法正在,就能劝住主公不开这波团啊。

也许有人会觉得刘关张生死兄弟,关羽被杀,无论从什么层面,刘都必须为他报仇。但报仇和报仇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刘备去世后,蜀国有人作乱,诸葛亮以丧葬不宜动刀兵为由,没有马上出兵;在稳住政局,完成权力交替之后,一波平A带走。这才是政治家的筹划。

诸葛亮

诸葛亮是一个政治家而不只是一个军事家或者一个军师。鲁迅也指出过这一点,说三国演义写诸葛行军打仗料事如神像个妖精。政史中的诸葛亮更多时候是稳坐后方,运筹帷幄;亲临现场谋划的一般是前文提到过的法正。

诸葛亮与刘备的关系也很有趣。虽然两人间流传有“三顾茅庐”“如鱼得水”的君臣佳话,但实际还是有些微妙的。还是以刘备征孙权为例,是时法正庞统俱忘,刘依然不带诸葛出征;如果这还能解释为需要后方坐镇,那诸葛亮未就此事劝刘备,还是有些深意。

姜维

姜维是蜀汉后期难得的英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视作低配版的诸葛亮。他继承了诸葛亮主动出击的战略思想,只可惜生不逢时,蜀汉在诸葛亮去世后已是气息奄奄,姜维小打小闹的进军,不但军事效果甚微,而且给民众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可谓出力不讨好。倘若伯约早出世几十年,当个六虎上将,绝对没问题。

但英雄最伟大之处,就是在逆境中迸发出光芒。魏国大兵压境,姜维以一己之力,先佯攻雍州,晃点诸葛绪,急行军退守剑阁。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把钟会十万大军牢牢卡死。随后69岁的姜维,为了偷袭,硬是拿毛毯裹着自己,从山上滚了下去。在刘禅投降之后,更是欲利用钟会,使蜀汉“幽暗复明”。虽然终不能成,亦是千古英雄。

人物通论

在乱世能做成一番事业的人,是有许多共同之处的。

第一点,就是有为目标付出一切之魄力。命重要吧?要做大事就要把生死都置之度外。两军交战,不说正面PK被杀的将领,死伤于流矢的将领都数不胜数,直接被射死的庞统,膝盖中了一剑就嗝屁的张郃,眼睛被射瞎的夏侯惇,等等等等,闪避高差一点被射中的就更多了。子嗣重要吧?曹操强纳张绣的嫂子,气的张绣反叛,最后爱子曹昂和爱将典韦二命换一命,才让曹操逃出生天。能成常人不能成之人,必付出常人不能付之代价。

第二点,就是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这点就说到三国的重点上了,少时看三国,容易被打打杀杀的故事吸引;仔细看,就会发现三国说到底还是政治斗争。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是政治敏感,董卓时机不成熟就废立皇帝是政治不够敏感,袁绍听说董卓要称帝立马跑路是政治敏感。

第三点,就是要善于用人。善于用人分为二部分,一是要任用人才,采纳建议;二是万一没有采纳建议,要能认错。这一点曹操就做得很好,经常在上头送以后向当初劝谏自己的臣子道歉封赏;相反,袁绍打了败仗,恼羞成怒,回来就把劝谏自己的大臣杀了。曹操在《短歌行》里说“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自己确实也做到了。


命运无常

三国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点,就是命运的无常。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死生之无常。这种无常有外力无法左右的,比如读三国志读着读着,这一句臣子还在给主公献策,下一句突然就病死了,被误伤战死了,致使计无所出,读来让人一脸懵逼。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古代医疗水平之低。有些无常是由于斗争的局势巨变,比如前文提到的关羽之死,孙刘本是联盟,关羽前脚把两人共同的敌人曹操一顿胖揍,后脚孙权就担心刘备做大,出阴招暗算了关羽。

如关羽之死这个例子所说,第二种无常就是局势之无常。放到更宏观的层面上,就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东汉末年分崩离析,晋朝一统天下,随后又是八王之乱五胡乱华;放到微观的战局上,就是“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战局无常,是历史借战略家之手,行走于世。


历史进程

中国的封建统治,就是从贵族统治不断发展到以平民官员统治的过程,而三国位于贵族统治衰落的东汉和士族力量崛起的晋朝之间。刘备的政治基本盘是最初一同起兵的草根兄弟,孙权坐拥江东,其基本盘是孙坚孙策给他留下来的人马,曹操的基本盘是曹氏和夏侯嫡系。

矛盾就存在于这里,刘备占据荆益二州,但与当地士人的利益始终不一致,导致强人死后背心离德,臣子内斗;孙家入主江东,是经过血洗镇压的,这就使其与当地士人关系更为紧张,比如白衣渡江陆逊的爷爷,就死在孙策手里;曹操与士族的矛盾在于其政治目标,他想建立一个“法家寒族政权”,于是唯才是举,这就与世家垄断做官特权的需求起了冲突,曹操也杀了许多名士,比如擅长让梨的孔融。

历史长河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可以说曹刘孙三人在历史面前都属于反动分子。但这种渴望逆天改命的行为,也正是他们的悲剧所在。虽然他们一时搅得风云变色,世家大族只能唯唯诺诺,但最终还是被司马氏盗取了胜利果实,建立了“九品中正制”的晋朝,维护了士家的利益。正如那句话所说:“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但这些都是后人的总结,三国群雄身在此山中,自然是看不清的。说到这里,就要回到我们的标题,豪杰们左冲右突,在乱世间挣扎翻腾,却始终找不到那个真正的敌人;而它隐藏在英雄掀起的战火中,藏在政治集团的密谋中,看不顺从于它的敌人先后死去。

天下英雄谁敌手?

不废江河万古流。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