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经济学》:堕胎如何影响犯罪率

Image

我最早知道这本书,是在梁文道的《读者》里。当时梁语带讥诮地提到,这本书的英文原名是Freakonomics,进了中文怎么就变成魔鬼了。当时我还不懂freak的意思,也就没有多想,不料报应不爽,几年之后读到这本书,终于领教了魔鬼的厉害。

打开这本书第一章第一页,当头一棒,“从根本上来说,经济学就是研究人的动机”。且不说究竟有没有一派经济学家研究人类的动机,这本书后面的内容,就和动机没有一点关系。对照了英文原版,才知道这是对原文“Economics is, at root, the study of incentives”的望文生义。经济学中有著名的“people respond to incentives”(人类对激励做出回应)定理,因此这句显然应该译为“经济学的根本是研究人对激励的反应”。要我说,这个锅译者确实不应该背,要怪就怪这个单词,为什么偏偏要有两个意思,害人不浅。


接下来谈谈长处。本书最大的优点就是话题有趣,在经济学家喜欢聚众发表对货币政策意见的情况下,作者却将目光聚焦在“为何贩毒收益巨大,毒贩却往往要与母亲同住”的问题上。与此类似的,还有“3k党与房产中介的相似点在哪”,“给新生儿取名不同,究竟会否影响其未来发展”这样兼具奇思妙想与洞察力的问题。

面对这些新鲜问题,作者给出了更为巧妙的回答。以书中最经典的“为何美国90年代犯罪率下降”为例,作者否定了传统思维中的“经济发展”和“新型治安策略”的作用,转而开始讨论美国七十年代的堕胎合法化普及。原来七十年代的堕胎合法化,导致一大批或未婚先孕或无力抚养或有健康问题的孕妇可以避开生下小孩的选项。可以想象,这样的母亲及其所在的家庭环境,很可能是难以培养身心健康发展的子女的。当这群小孩长大,很容易过上不幸的生活,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除了“奇思妙想”,作者也会提供一些“惊世骇俗”的问题和答案。仍以犯罪率下降为例,作者在讨论了堕胎的影响后,作者进一步开始探讨关于增加堕胎以减少犯罪的取舍。( 注意:以下两段可能会引起不适,可以选择跳过。

论证的基础是胎儿的价值问题,相比于一个婴儿,一个胎儿的价值几何?

假设胎儿与婴儿的价值是1:100的,即认为认为1名婴儿等于100个胎儿。美国每年约有160万起堕胎手术,相当于夺去了16000人的生命,而这恰恰是美国每年死于凶杀案的人数。因此,即使基于1:100的比例来看,增加堕胎来减少犯罪,仍然得不偿失。


最后说说作者的方法论。作者的主要工具,就是回归分析里的控制变量法,即控制其他所有因素不变,对比单一因素对结果造成的影响。当然,控制变量的一大缺陷就在于它只能说明相关关系,却不能证明因果。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许多结论。

但就总体而言,除了译笔有些瑕疵,这本书轻松又有趣,实在值得一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