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游记

2020.02.06 75 Views 75 游记

去年秋假,和朋友一同去黄石公园玩,旅途颇有趣味,聊做此记。


10月18日下午六点,自里根机场飞往盐湖城。这是我第一次走里根机场,印象就是空间狭小,在一个小房子里有五六个登机口,令人瞠目结舌。我们坐的是廉价航班frontier airplane,飞机上来送水,我说想要橘子汁,空乘回答说刷信用卡两刀。真是报复心重啊,不就买了个廉价航班吗。

由于时至期中,我们三个人在飞机上纷纷掏出电脑开始复习,我估计机上的白人空乘看到我们这三个亚洲人都要傻了。

在丹佛转机觅食,我们找到了kfc。kfc果然没让我们失望地让我们失望了。像树皮的薯条,僵硬的鸡腿。

第二班航班起飞晚了,但机长似乎也不在意,航班也就随便飞飞,一点想要弥补时间的意思都没有,最后果然光荣晚到。

出了机场,打车去酒店,路上与司机大姐闲聊,大姐说盐湖城已经开始下雪了,时天色已晚,我不好分辨,便半信半疑。这个大姐是个秘鲁人,英语说的还比不上我们四个。


盐湖城与dc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搞得我19号早上早早就醒来。后来发现我一直把盐湖城叫成盐城户,原来是和阳澄湖搞混了。

去机场取了租车,我们先前往第一站超市,购买所需的食物。

驶出购物区,我们便朝大提顿公园前进。大提顿公园位于前往黄石的路上,著名的派拉蒙logo就是取自大提顿峰。

c开车近六个小时,沿途风景变换,离大提顿越近,越显得萧条肃杀。沿途两边重山堆叠,其上布满积雪。距大提顿再近些,山雾起伏,附近的山峦都隐没在白烟中。

沿途天气也是变化无穷,这一段是雨夹雪,下一段是多云,再往前走居然是晴天,过一会又开始下雪;像老话讲的,怀俄明的天,女人的心。

到了大提顿附近,天气已很恶劣,空中风雪夹杂,道路上亦有积雪,四周更是浓雾笼罩,什么也看不清。我们硬着头皮,按导航指示,开到看大提顿峰的观景台。

等终于到了观景台,不想由于雾气太重,周围什么也看不到,开了六个小时才到的我们只能充分发挥想象力来欣赏大提顿峰的美景。真可谓是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到附近的小镇吃了一顿麦当劳,我们动身前往今晚的酒店。不想风雪压途,我们的车在半山腰上,实在是爬不动了。进退维谷,我们只好又乖乖u turn,退回小镇,再谋出路。筹谋再三,我们准备去买防滑链。到了超市傻了眼,我们都没买过也没装过。只好瞎摆弄了一通,不过最后还是搞定了。

坐在装了防滑链的车里,虽然屁股一颠一颠,但心里却很感觉很好。靠自己的力量对抗大自然的体会,实在不多见。更何况这一趟黄石之旅,我们更是掌握了装防滑链的核心技术。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到了预定的酒店,没想到居然关门了。酒店老板留下一个通知说请预定的客人转到附近某一个super 8去。于是我们不得已,又开了一会。

终于,在当地时间11点30,我们抵达了目的地,super 8.

回顾这一天,真是硬生生把一个组团旅游搞成了组团冒险。


20号早上十点,我们退房离开。一夜大雪过后,小镇已经笼罩在白色中。远处的群山显现出冷峻的轮廓,云层漂浮其上,成为更为巨大的雪山。

驱车约一小时,我们来到了位于黄石边缘的西黄石小镇。在慎重讨论了到底是吃“黄石大酒楼”还是吃西餐的问题之后,我们最终选择吃麦当劳。

吃饱喝足,我们前往黄石公园。只开了十分钟,就到了象拇指喷泉。时至深秋,臭鸡蛋味的水蒸气不断升起。

园内的景点间距不大,我们随后赶到了old faithful喷泉。告示牌显示我们刚巧错过了喷发,下一次喷发要等一个小时。权衡之下,我们决定先去附近的小饼干喷泉。

一条小溪从小饼干喷泉处生出,在两岸厚重积雪的夹杂中,从容流去。

回到old faithful等侯,我们顺便去旁边的纪念品商店看了看,恰好遇到一个华人旅游团。其中有似乎去过很多地方的老夫妇,指点我们年轻人要趁年轻抓紧玩;也有独自一人,给孙辈买毛绒玩具的太婆。

百无聊赖之时,一束水柱突然从老忠实的地底喷出,激起巨大的水雾,气蒸云梦泽。

作别了华人旅行团,我们前往今天最后一个景点,大棱镜。大棱镜位于一处山崖之上,需要爬小道而上。到了山顶,看见一个个彩色的水池,这便是大棱镜了。

云雾从池中升起,汇入低垂的云峰中,似是屏障;一时风吹云变,又像是巨大的拱门,穿过虹彩湖面的邀请,就是更高远的存在。

驱车回返,一路上遇到不少动物。路的两旁不时有野牛埋头吃草,还有涉水而过的麋鹿群。

晚上在西黄石小镇吃了黄石野牛肉的汉堡后,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

—-

21号醒来,整个小镇都笼罩在雪中,宁静祥和,给我在圣诞老人居住的村庄的错觉。

由于大雪导致黄石其他景点的关闭,我们决定今天就返回盐湖城,在盐湖城玩一天,明天回DC。

但今天依然是非常快乐的一天,因为卓睿疲倦了,沿路又都是无人的平坦山路,我在旷野上开了两三个小时。车上的同伴都已入睡,四野无人,漫山遍野只有宁静的积雪和天边低垂的浮云。发动机传来阵阵轰鸣,这一刻我什么也不用想,我和世界的关系被压缩到虚无,我不属于写满代码的笔记本,不属于已读未读的手机,不属于也不关心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人,我只是不停地向前奔跑。

如来时一样开了半天,到了下午四五点,我们重新回到犹他州。卓睿似乎已对我的车技很放心,虽然下班时分的州内高速车流渐多,但还是在旁边睡着了。开在限速80的车道上,开满80的我,看着前方大卡车的屁股越来越远。

暮色像落下的帷幕,在身后紧追不舍。这一刻最适合的音乐便是《美丽世界的孤儿》,可惜我分神乏术。

路上曾出现一座孤立而巍峨的山峰,落在远处的平原上,他们惊呼壮观,我正欲回头欣赏,卓睿呵止了我,说开车就要一直向前。回想这段对话,又何其像人生的隐喻。

等到暮色追上我们,天幕漆黑,我们终于回到了盐湖城。吃了一顿汉堡王,结束了今天的行程。


最后一天,我们本来准备体验盐湖城出名的滑雪项目,不想滑雪要到十一月底才开始。最后我们去了盐湖城的水族馆。

本以为周二早上根本不会有人去,没想到我们差点在停车场里找不到车位。盐湖城的朋友们都这么闲的吗?

水族馆依然是普通的水族馆,但依然有水族馆的经典快乐,奔奔跳跳的傻企鹅,曼妙的水母。有趣的是我无意间拍到两只正在昏暗灯光下交配的蜥蜴,相当克苏鲁。

我们在盐湖城的最后一餐是在水族馆附近的拉面店吃的,很好吃。面馆的墙上还有一张世界地图,客人们用图钉标出自己的所在地,很有创意。

终于我们又坐上返程的航班,如同来时一样,我依然在做实验。

夜航西飞,那一刻我还不知道,离开黄石的我,将会拥有如何幸福的生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