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 Vegas 游记

秋假和朋友去了Las Vegas。一下飞机,就看到四周各式各样的老虎机。我好奇城里赌场多如牛毛,谁会选择坐在嘈杂的机场里玩老虎机,朋友说这是给要离开的旅客玩的,“旅客身上总会有一些硬币没花完”。

出了机场,热浪滚滚涌来,盖Vegas位于内华达,沙漠环绕,气候炎热。路边停着许多揽客的加长轿车,长相浮夸,还有许多出租车挂着支付宝的中文广告。

下午的目的地是最近的Venetian。 Venetian以室内的人造天空和按比例缩小的威尼斯景观出名。散步人造运河边,不时有贡多拉划过,船夫高歌其间。而人造天空美则美矣,却显得有些逼仄,让人更向往真正的威尼斯。

观光之后便是下场过招。作为一名德州扑克爱好者,我直奔Venetian的Poker Room,没想到只开设无限注的桌。原来Las Vegas不负赌城之名,市内各酒店基本只开设难度较高的unlimited texas hold'em,仅有一两家酒店设置门槛更低的limited。由于之前只下场打过limited,突然面对节奏更快的unlimited,一开始颇有些不适应。

晚上和友人吃了Caesar的自助,有趣的是这里居然有微信支付的打折广告。

饭后四处闲逛,赌城的生活似乎才刚刚开始。灯火辉煌,路人持着造型奇特的酒杯嬉闹,整个城市一片醉意。


10号起来,吃完Wynn的自助,我们就前往Flamingo。Flamingo的花园里养着不少火烈鸟和锦鲤,还有一只翅膀折断的鸬鹚。鸬鹚一次又一次地跳上高台,试图飞出水池,最终又总是落回水里。

下午打了一会limited,晚上看了Dream Show,坐在北京九号喝一杯豆浆,结束一天的行程。


11号的行程是去outlets,lv的奥莱与别处无异,有趣的是在这里见到了一个像抓娃娃机一样的投币抓yeezy鞋的机器,投的钱自然有去无回,不过这个思路还是很有新意。

采购之后,精疲力尽回到酒店。正在商量明天的行程,窗外突然响起警笛大作。打开电视,发现是大道另一端一家酒店发生枪击案,伤亡众多,不免让人觉得人世无常。


到了12号,我们离开了Vegas,前往the Grand Canyon。由于车程预计要五六个小时,我们便早早出发了。沿途尽是戈壁,颇为无趣。开了约两个小时,眼前一亮,在戈壁之中卧着一片湖水。下车拍照嬉戏一番,我们便再次出发。

途径胡佛大坝,再开上三个小时,等到手机彻底没有信号,就到了大峡谷。是时天色渐暗,我们站在观景台向外望去,石壁林立。从某些角度看去,峡谷又像被切开的千层蛋糕。也许是长途的旅行和山上严寒的空气让我饿了吧。

随后我们便乘观光大巴前往山顶。山上极寒,车内光线昏暗,又挤着满满一车人,恍惚间感觉像是世界末日时一群难民挤在一辆救援的车上。邻座有出游的夫妇,妻子将丈夫的围巾掖好,又用力按了两下。

我们在山腰的观景台下车,甫一下车,便看见落日正伏在远方山崖上,夕照在山头跳了一条,随后头也不回地消失了。待我掏出手机,已是一片幽蓝。长林萧萧,树影婆娑,斑驳间流露出远处的暮色。

随后又在观光台等车上山,等车的中国人里三个南方人正用方言聊天。吴语被大峡谷的风刮入耳中,听起来有些涩。

终于等来大巴,夜晚的山路像迷宫一般。一番蜿蜒,大巴却停在了来时的山脚下。原来天色太晚,司机也不敢开到山顶,只有明天请早。于是我们逛了逛纪念品商店,买了印第安老方丈开光的捕梦网,又买了一个印第安人的芝士蛋糕充当晚餐。

暮色苍然,山谷里的星空格外灿烂。银光洒向胸中块垒,思念远方,掏出手机,却没有信号:(

稍作停留,我们又匆匆踏上返程之路。到维加斯已是十二点多,一群饿殍冲向北京九号,在牛肉面和叉烧的香气中,消解掉旅行的疲倦。


最后一天,吃完酒店的越南粉,就前往机场了。

再看一眼候机大厅Welcome to Las Vegas的招牌,一下飞机,沙漠中的Las Vegas就要消失在DC的湿气里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