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英雄叹英雄,问谁是真英雄:《李鸿章传》

2019.03.07 40 Views 40 读后感

读这本书的动机主要是上篇读后感里的三本书中,屡次提到了李鸿章和李光耀,引起了我的兴趣。对比之后,发现梁启超写的《李鸿章传》更是20世纪中国三大传记之一,就选了这本书。

这本书是梁启超在李鸿章过世后不久完成的, 按时间顺序讨论了李鸿章在不同时期不同位置上的功过。作者认为李鸿章在当时的中国是一等一的人物,外国有“知李鸿章而不知有朝廷”的评价,且李的行为,以“鞠躬尽瘁”评价并不为过;但若将李放到十九世纪全球历史舞台上看,李并不能算一等的英雄,与俾斯麦等人的知识胆略还是有很大区别;若将李放在整部中华历史上看,李有过人之处,与历史上的许多名臣在伯仲之间。总体来看,作者认为李鸿章是“时代造英雄”,并没有突破时代的局限,开创新的历史;且他自足于“死而后已”,没有为后世开创基业的心思,只是一个优秀的“修裱匠”而已。

康有为对李鸿章的感情是复杂的,但总体是褒奖的,康自称“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这里面说的敬其才,是称赞其与同时代的华人相比,才华过人,既能引兵平乱,亦能外交纵横;惜其识,是指李鸿章的视野格局未能突破时代的桎梏,一方面他缺乏现代国家的政治观点,没有正确认识人民与国家的关系,同时他在外交领域上仍信奉战国策的纵横方法,落伍于现代外交,又其在政治上只满足于做没落封建王朝的缝补匠,缺乏破旧立新的能力与魄力;悲其遇,是指李鸿章生逢乱世,一生被时代裹胁,在前期建立功业之后,未能急流勇退,或者说“死的太晚”,不得已要为许多事负责。

康有为在书中屡次提到一个说法,即李鸿章是十八世纪之人才,非二十世纪之人才。意思就是说李鸿章虽然有许多传统儒家的优秀品质,但终究缺乏一个现代政治家的应有素质。李鸿章尚且如此,当时的其他官员学者,其比之李鸿章,又有几何?由此我认为,本书一方面是作为改革者的康有为为其惺惺相惜的李鸿章立传传人,更重要的是警策当时的读书人,儒家不是救国之法,说了几十年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亦是自欺欺人,唯有全面学习西方的现代文化,方为正道。

此书还纠正了我的一个误解,即中日马关条约的来由。之前我一直以为李鸿章去签字,纯粹是为清廷背锅,读此书方知中日战争之源头,是李鸿章在处理朝鲜问题上的错误。因此李鸿章因马关条约遭人唾骂,不能完全说是没有道理。

掩卷沉思,李鸿章故为一世之雄,但终究不能挣脱时代的束缚,或者说终究未曾尝试挣脱时代的束缚,举例来说,万年李鸿章戍广东,俄人为其谋,上策便是令其引兵革命,在中国效仿西方政体,中策是率兵勤王,自上而下改革国家。至于李的选择,我们都看到了,便是自取下策,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为清朝缝缝补补。上策或许是过于石破天惊,非一般豪杰敢为,但中策在华夏历史上亦不少见,而李终不敢为。管中窥豹,李之不能造世事,可见一斑。

李鸿章的一生,固然是一个悲剧,但若究其原因,李鸿章亦不能负全责。其所学之文化传统,所在之时代背景,都在一定程度上锚定了李鸿章事业的上限。这是全人类的悲剧,或许同时也是一部分人的幸运。我们做优化有local optimization和global optimization的区别。就像李鸿章一样,有时候我们穷其一生,由于信息的限制,只能达到一个local optimization,却无法达到全局的最优解。

但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人敢于突破极限。从李的经历中还是能学到许多经验。李的一大缺点在于太过傲慢,这种傲慢有诸多表现,最致命的一点就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对传统中国文化的过度自信,以为只要学习西方的坚船利炮,商业交通,再加上传统中华文化,便能傲立于当今世界。这种思想的一个直接苦果就是中日甲午海战,成为李一生由盛转衰的最大污点。种因得果,不过如此。刘慈欣也在《三体》中提到过,“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这两种观点是一致的。

行文至此,便欲结束。总的来说,人无法摆脱时代的影响,顺应时代,便能成为“时代造之英雄”;超越时代,方能成为“造时代之英雄”。前者只能称得上是人杰,而后者才是真英雄。可如何才能成为真英雄,如何才能超越时代,恐怕不仅需要超人的智能,更需要许多的运气。但最关键的,是有努力超越时代的意识。否则,即使一时风起云涌,最终不过身不由己,雨打风吹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